張晏佳:互聯網+轉型需要具備決心和人才儲備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和訊網) 2016-06-23  22:20 

 


互聯網+產業融合服務工作組秘書長張晏佳(右)

和訊科技消息 6月22日,2016中國互聯網大會在北京舉行,此次大會以「繁榮網絡經濟,建設網絡強國」為主題。在會議期間,互聯網+產業融合服務工作組秘書長張晏佳接受了和訊科技的專訪。

在采訪中談到傳統產業在互聯網+轉型中必備的要素時,張晏佳表示,第一肯定是領導班子的決心和重視,我覺得這個里面你想轉,如果你在意識上面,領導不轉,整個團隊不可能轉的。

第二是傳統人的思維層面可能是傳統轉型最大的問題,固有的習慣如何通過一些手段來去進行轉化,能夠讓整個思維上面達成共識。

第三是全國都缺少互聯網的從業者,從業者的素質也是參差不齊。而互聯網的基層,技術人才,技能人才,都有巨大的缺口需要補充。

以下為采訪實錄:

和訊科技:現在我們工作組主要工作,在哪些行業做比較大的規定、制定?

張晏佳:互聯網+產業融合,相當於全產業鏈,我們之前是把整體的互聯網行業叫消費型互聯網前20名,現在協會正式把未來的30年定義成為未來產業互聯網關鍵的30年,相當於在這里面去引導所有的傳統產業統一做消費升級和轉型,你說在這里面不可能簡單意義上所有的行業統一一起轉型,所以一定是陸陸續續的,我們認為產業里面,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先從本身就有升級改造的想法,也有這樣的需求,通過一些互聯網技術和手段,先把它去做涉水,比如說制造業,我們現在做的會比較多一些。制造業基本從中國產業互聯網里面我們認為第一批從傳統產業興起的行業。另外一個行業是農業或者旅遊,這兩個行業也會在探索之中。制造業它的范疇比較大,它通常會在制造業體系里面來講,我們講拳頭產業里一產、二產先去轉,一產在各個體系里面,比如從老的制造業的工業,老的工業城市,前兩天去的杭州蕭山區,杭州蕭山區整個區域是全國應了是排名第七的工業區,在整個杭州市是第一的,有三千多家工業企業,率先在進行互聯網+的轉型,每個城市拿出核心的區,這個區針對它的政府實施路徑,政府里面基本上互聯網+,里面會有至少20號令以上都要互聯網+ ,基本上政府可以列在體系里面會說在2025年或者2020年之前陸續完成,其實都在去嘗試。

和訊科技:這個互聯網+也是循序漸進的過程,您認為哪些公司具備哪樣的特質,會比較容易地盡快轉型到互聯網+這方面?

張晏佳:第一肯定是領導班子重視的,我覺得這個里面你想轉,如果你在意識上面,領導不轉,整個團隊不可能轉的。所以說現在來講,第一個是很多政府推動的傳統產業轉型,這可能是第一批企業,因為它可能背負着整個中國產業轉型的試點,你比如說制造業,制造業我們接觸的叫國家機械總公司,原來的老機械部,也是現在機械部整體下設制造業里面最大的國企,下面三千多家傳統企業,光機床企業就三千多家,它會造成中國2025智能制造和諧帶頭的企業,你不想轉,可能政府也會推動你轉,這是第一批企業,也就是你不得不轉,你代表着中國特色,也代表中國制造的老的傳統部分,需要去承擔企業精密制造的身份,這一類一定是最先轉的。

另外一部分,它整個領導班子可能對互聯網+有更深的理解,他看到了趨勢和未來,他會願意來投身到新的互聯網轉型之中去,一般像這種,會成立新的班子,這個班子有可能是新的團隊,也有可能真的是組建新的公司,來去跟新企業或者新技術的互聯網公司進行合資,來建立新的體系,這種也是蠻多的,第二種也是我們見的蠻多的。

第三種,我們認為在我們教育思想,優先被我們挖掘到,也會投入到轉型之中。我們認為全國里面應該說80%以上的企業都沒有開始轉型,並不像互聯網公司看到的這些,可能我們在互聯網行業里,我們認為互聯網已經普及很高,我們各方面分享的數字里面也滲透率很高,我們這個小組在成立之前,我們在全國走訪了200多個城市,基本上我認為轉型還沒開始,所以我們認為產業互聯網下一步轉型的企業在二三四線城市會興起,可能北上廣先不講它了,二三線城市里有大型的傳統企業肯定會先升級。

和訊科技:您認為您經歷了這麼多案例里,這些傳統產業轉型互聯網過程中,轉型最大的阻力是什麼?

張晏佳:剛才講到最大的部分要靠人去轉,傳統的理念,傳統這兩個字,在我們體系里,我接觸到非常多的一些相關的傳統產業,他們轉的理念用傳統的思維,這個傳,我們理解為一個叫傳承,一個叫習慣。這個傳承有好的,有不好的,在很多傳統企業里,甚至有很多百年老店,很多的行業繁衍這麼多年,它已經具備了完整的供應鏈體系,這里面它有自己固有的思維邏輯,固有的對待新事物的看法,這里面因為互聯網現在22周年,還是一個孩子,它里面的精細化水平,包括技術、人員,各個方面的實力發展都在一個初期,很多的互聯網人,也不見得完全了解傳統產業,在這里最大的難度在對話上面,我覺得對話機制是有和訊科技題的,你能否用別人了解的語言形式跟他去對話,讓他認可你,我們在溝通里面最大的障礙在於人方面,你會發現因為這樣的和訊科技題,所以我們工作組第一部分工作是統一思想,只有你跟我統一思想了,我才可能幫你轉型,這也是最大的和訊科技題,思想不統一,開始不了,因為原來的傳統產業轉型會這樣說,您是互聯網人,我給你錢,你幫我轉,這是最大的和訊科技題。因為最後變成了以錢去買單,它就會變成我會要求你,他可能期望值,他沒有共同參與,這個結果就會有和訊科技題。如果能夠在觀念上面變成一起轉,變成我們一起去做這個事情,因為傳統產業整體供應鏈體系不是簡簡單單的互聯網人士技術好,你就能夠聽得懂,他是需要融合的。

你看小組的名字叫產業融合,我們為什麼不叫傳統產業升級轉型?這個轉一定是你行我願的轉,所以我們叫融合,傳統企業最大的難度在於思想上面,思想統一,一旦思想統一,其實傳統產業他想做的事情,他所希望內部助推的很多事情並不希望互聯網人士去實現,他自己會去實現,所以我們現在認為全國所有傳統產業轉型里面,先要實現思想統一,另外一部分巨大的難題在人才上面,因為大家都了解,大的互聯網公司包括和訊在內,總部也都是在北上廣,在二三線城市里面沒有互聯網人才的,甚至於在很多城市里面,不叫沒有人才,叫沒有互聯網從業者,他可能只有簡單的所謂的搞IT的人或者所謂的自己玩轉了微信,或者簡單的小開發的一些人,或者自認為自己是互聯網營銷的大腕的一些人,我們走到各城市會發現,每個城市里面的人,從業者的素質,包括專業度陳詞參差不齊,這樣就會影響傳統產業轉型過程之中的一個和訊科技題,因為你不專業,第一撥人,第一撥想轉型的人,接觸到你的時候,他就認為這就是互聯網人,可能就會造成大家的不認同,你想真正專業的人再去跟他進行服務的時候,他可能就認為我不需要,因為你幫不到我,或者在這里面他認為有某些和訊科技題。

所以我認為兩大點,一個是傳統人的思維層面可能是傳統轉型最大的和訊科技題,固有的習慣如何通過一些手段來去進行轉化,能夠讓整個思維上面達成共識。另外一個巨大的和訊科技題就是全國都缺少互聯網的從業者,特別從互聯網的基層,叫技術人才,技能人才,以及實實在在做陸地的這些人上面更缺。

和訊科技:除了轉型的決心,還有人才的招納,我們如何去引導他,通過什麼樣的渠道去幫助他獲取互聯網人才呢?

張晏佳:人才上面,因為協會是一個平台,我們的計劃在2016年開始,我們會陸陸續續開展一系列的互聯網+技能人才普及的培訓工作。我們希望在每一個城市,我們至少招募一到兩家在當地進行技能技術人才培養或者我們講的民辦學校,或者是211大學里面的計算機系,我們鼓勵他們來承擔起當地的互聯網+技能人才培養工作,協會來去派,來賓組織專家團隊,組織實施,來對每個城市互聯網人才進行培養機構,陸陸續續我們會針對有意願的城市來授牌,授互聯網+人才培訓基地這樣的稱號。由政府牽頭,去指定一些大學或者一些有能力承擔起這樣一項任務的互聯網媒體或者是互聯網機構在當地來做這樣普及性的工作,因為它有傳播價值。在這體系之中,很多傳統產業會加入進來,因為整個人才體系里面,可能需要非常多的互聯網人才和互聯網服務,我們在各地里面,我們希望通過人才的引進,同時我們把有互聯網服務能力的企業在培訓端,就把他植入到培訓之中去,這樣的話,就會讓人才在實際培訓過程中,他所掌握的技能是實用的,我們現在跟華偉(音11:21)教育區探討這樣合作的工作,華偉大家都知道,互聯網基礎建設里面,最大的一個部分叫大數據建設,利用新技術,雲計算包括物聯網等手段來啟動我們傳統產業轉型,這個里面各個城市都在建大數據中心,大數據中心里面非常缺我們傳統意義上理解的IDC工程師,既包括簡單的運維人員,也包括有專業實力的,能夠幫助傳統企業去部署的,甚至去部署操機的解決方案的一些專業的工程師。華偉現在跟我們嫁接合作,會在全國去選幾所大學,專門去做華偉會貢獻出它的解決方案,包括它的機器,會讓我們所有的學員在學校里就能夠實地地去了解使用數據中心的設備以及運維,以及部署里面的內容,而不像傳統大學里,我是計算機系畢業的,但是我什麼都不會,而且在工作里面,可能你學了計算機系,反倒比不學的還要差,因為他書本和實際上有一些差別。這是一個嘗試,我們希望引入更多的互聯網的服務提供商進來,他是進行實際的模擬化的操作,同時我們也鼓勵很多提供互聯網+的,例如說傳播,包括互聯網+一系列解決方案的公司進來,這樣的話相當於在普及過程中,來去實現他了解互聯網+的服務。

還有一種形式,也就是說很多的技能人員需求最大的一部分是我們講的技術人員,還有剛才提到的數據人員,還有移動互聯網的運營人員和營銷人員,這些部分都是傳統企業非常缺的。所以很多傳統企業給我們提出需求,除了他去大學里面去找或者他去社會上面通過我們的培訓,幫他去實現,還有一撥他願意定向培養,很多傳統企業,光團隊有上萬人,甚至大一點的,小一點的傳統企業可能有幾千人,它寧願讓自己體系里面正在發工資的一些員工,去學習一些技術,因為他既了解自己原有的產了線,又能有互聯網技能知識,同時來去進行競爭上崗,你會發現原有體系的傳統人都變成了互聯網+的人,這樣的話,針對於企業里面是很有效的,因為你不能說我新招了一批互聯網的人,把原來工人都開掉了,這也是不合適的。內部的培養機制也是很多大型企業給我們提出的需求。這個里面相當於如果跟企業合作的,我們就會引入互聯網+第三方服務提供商,讓他們帶着產品,帶着服務,然後來培養這樣的人才,未來你就會發現,我們覺得在商業層面上是非常有效的,因為有可能你的學生直接就是你未來的廣告主,他的購買形式,更了解你的服務,包括你的產品優勢,從而使用它的時候也會對企業帶來更多的幫助。

能夠解決現在的信息不對稱,服務不對稱,信任不對稱,我覺得會有這樣的和訊科技題,這也是傳統產業轉型里面是非常硬的工作,所以我們也是踐行了這麼長時間,大的宏觀說那麼多都沒有用,還是要從細小的地方去着手,去做,這樣會帶領一批甚至我們在一批里面指的是什麼?全國是一批,但是每個城市先從一到三個行業里面再去細化到一到三個企業,先去做,這樣的話,你有一些帶頭的作用,很多傳統產業自然會去啟動。

和訊科技:但是像互聯網+概念和轉型模式,可能也是由政府來推動的,各地是政府,市政府,以及我們企業去配合,但是政府的政策每年都會變,比如之前的互聯網+還有今年供給側的改革,我們互聯網+概念的價值在哪兒,如何保證它不是曇花一現呢?

張晏佳:你這個和訊科技題和訊科技得非常好,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着手的領域,所有全部在和訊科技我們,你們為什麼從政府下手,我們在中國,如果政府不動,互聯網+很難動,而且傳統企業都想轉型,但是政府沒有扶持,也很難動。因為環境沒有變化,這就是和訊科技題。所以我們現在推動一個事情,從兩年前就在推動這個事情,協會在兩年前就跟上海的寶鋼,寶山區有進行接觸,在去年正式與寶山區進行簽約,我們用了什麼推動形式呢?當然我們在探索之中,每個城市可能叫法不同,但是基本的目的是落實讓政府有一個機構,在機構里面除了我們的人,要有政府的人,當地落實很多管理性的工作是當地政府的人能夠去觸動,我們在上海寶山區率先成立了產業互聯網促進中心(寶山),從名字大家可以看出來,這個中心擔當的就是城市的產業互聯網的推動工作,這個推動理念相當於什麼?原來政府並不知道互聯網+如何去做,也不知道智慧城市如何去開展,現在相當於中心,來去給政府提供一個互聯網+升級的智囊團的角色,先去幫它進行頂層設計,因為互聯網協會,包括工作組,我們在全國的話,有幾百個這樣產業轉型的專家,包括我們協會的理事長鄔賀銓院士,也囊括了全國各大運營,也是我們的資源,我們對各個產業以及互聯網各個方面轉型理念非常了解,相當於從政府的角度,先給他們提供轉型的智力支持,讓政府當做重要的事去做,政府的角色就是按照政府正常的行文里面來進行發文件,統一要求,統一部署,整個區或者整個城市來去做互聯網+的轉型,這樣就容易啟動得多了。

在這些理念來講,聽下來可能能開始了,還有一個部分,我們有的城市會要求政府從某一個園區開始,如果太大,也不好整體轉型,我們根據現有的中國城市的分布以及中國城市發展出來的和訊科技題進行梳理,比如中國現在提2025智能制造,我們在整個產業推動理念,我們首先抓幾個點,第一個從政府角度來講,我們會去抓整個工業體系里排名前10的城市,以工業為核心的城市,同時制造業排名前10的城市,我們知道中國是制造業大國,但是我們並不是制造業強國,甚至我們是粗制濫造的國家,因為制造業對我們代工工廠的身份,全球對我們都是有負面感知的,最近有非常多的外資的制造業企業,我看也退出了中國,原因就是因為中國智能制造可能想發展了,所以我們在政府推送理念也會緊隨着現在2025核心優勢和核心點來啟動着眼點的選擇。因為在這個體系建之前,我們深度去研究了全球整個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歷史,因為中國2025智能制造它誕生於2015年,而2012年當時美國提出了叫工業互聯網,德國在2013年正式提出了工業4.0,中國是在2015年正式提出了2025智能制造,你發現順序里,我們會認為首先真正意義上能夠在第四次工業革命里面占領着絕對的霸主地位的,一定是首先提出智能制造轉型的國家,中國政府提出2025智能制造,各個城市就要擔當起了這個角色,這個角色轉型過程中,我們就要率先去選擇有能力擔當智能制造優勢的城市,因為智能制造在轉型過程中,因為我在很多場合普及知識的時候,我們也會去強調,我們不要盲目地去學習德國的工業4.0和美國的工業4.0互聯網,因為跟中國不一樣,發展階段不同,你會發現,特別是德國,德國的工業4.0在當時制造業已經有的一個升級之後,才進行轉型,中國也一樣,中國我們會在城市選擇里會選擇它排名前10的是什麼,它有基礎,它已經自己在做升級,它才有可能做智能制造的轉型,所以這個點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很多人說一提到工業4.0和智能制造,所有城市都能去做,我是不認同的,一定是說它本身的制造業或者本身的行業已經在他這個體系里面,他指的是城市,中國政府的城市里面已經有升級的想法甚至舉措,甚至已經采用了某些想法,在這樣的城市和政府里首先提出產業互聯網+是最有效的。

應該說中國真正意義上,我剛才提到的關鍵詞叫關鍵的30年未來,是產業互聯網未來關鍵的30年,我認為這關鍵分為三個周期,前三個十年是選擇整個中國政府發展比較好的一些城市的經濟體,來去選擇經濟體里面比較好的產業,來去進行升級轉型,才能在這個里面去帶動一些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就很落後的產業,才能慢慢轉型。否則中國一起真正實行智能制造,我覺得不現實的,大會很多人在談無人駕駛汽車,甚至很多機器人,可能未來我們不可能看到未來,我們身邊都走着機器人,這個事情在中國不會馬上發生,未來會發生,但是如果方方面面跟政府有哪些關係?或者跟傳統產業有哪些關係,一定要從我剛才提到的重點的城市,重點的產業進行,否則就會像現在互聯網一樣,因為我們互聯網人在做事會發現,互聯網很熱鬧,但是你會發現傳統產業對互聯網在外面看的,傳統產業沒有像互聯網行業這麼大的會議來探討互聯網的發展,而更多只是參與看一看,所以我們也會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我們會來籌備,我們期望在年度,在中國去創辦這樣的產業互聯網大會,那個時候我們希望可能在會上演講的嘉賓並不是現在互聯網從業者們,應該是傳統產業的某些產業的帶頭人,嫁接了互聯網的某些技術、能力、手段或者人才,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產業互聯網的事情,這種時候就變成了城市的事情,也變成了是國家的事情,而現在互聯網更多的是別人眼中的趨勢,或者別人眼中賺錢的事物或者別人眼中的泡沫,或者很多傳統產業還認為互聯網在燒錢,我覺得產業互聯網里面可能燒錢兩個字要離得遠一些,但是他們很有錢,因為傳統產業的一出手就非常地土豪,但是我會認為在傳統產業轉型過程之中,你剛才那個和訊科技題里面最關鍵的就是找到核心的城市下手,找到核心城市里面有意願的領導,指導他們,來去帶動某些傳統產業進行轉型。

我剛才提到的國際集團,現在已經是我們副理事長單位,包括華偉、保利等一系列從制造業到農業,到旅遊,包括內蒙的蒙草集團,都在跟我們積極產生這樣的合作關係,所以說我相信這第一批已經開始投入到互聯網的融合里面的企業,也一定是在城市轉型的里面最優先爆發出來的企業,而且我也認為未來的BAT一定不是現在的BAT,大家知道很多BAT在布局甚至幾十個行業,傳統行業,現在的格局就是互聯網企業想走下去,傳統產業想走上來,走到線上來,這個體系交融過程中,我們會認為沒有單純走上來的,也沒有單純走下去的,任何一個互聯網企業在布局傳統產業的時候會發現,還在布局,它基本上只能用投資的方式去實現,而傳統的產業想用線上的時候,很多想用一些互聯網的技術,所以說你未來會發現這領域最大的特征是互聯網的平台,它不能完全承載傳統產業的轉型,就像很多傳統產業轉型和訊科技到我說,你為什麼要求我們或者指導我們去做新的平台呢?有的是B2B的,我會認為很多傳統產業它的格局,它足以去做一個垂直化的B2B的平台,因為現在現有的互聯網生態的理念還不足以去支撐傳統產業大B的平台,所以我們現在提出來的就是原來互聯網叫小C的時代,未來我們認為它會變成大B的時代,更多的B會進入到行業里面來,來去帶動互聯網產業的轉型,相當於你究竟是互聯網帶動傳統還是傳統帶動互聯網,我覺得可能不見得說得清楚,因為傳統產業龐大的地方,其實互聯網只是做了技術的增加,但其實你還是在被他利用。

我剛才提到的國際就是這樣的,國際在今年3月份啟動,而且行動速度非常地快,現在我們去幫他打造了整個B端的機床產業全球采購平台,針對B的,這個你說現在像阿里可以嗎?不行,很多人就和訊科技到我說,這樣的平台跟阿里的外貿合作不就可以了嗎?那不是一樣的,因為阿里整體平台體系、架構體系,跟傳統產業的生態鏈是不在一起的,所以未來整個產業,互聯網里面,我們會看到下一代互聯網下面,整個生態都會發生變化,所以說我明天下午也有一個主題演講,我們也把整個產業互聯網做了生態布局,在我們生態布局里,互聯網是其中一塊,產業互聯網說白了就是大家提的物聯網,物與物之間的連接,物與人之間的連接,物與人之間的連接,物與人與物之間的連接,物其實就是我們講的工廠里面的機器、設備、數據各個方面,只不過很多互聯網人喜歡把產業轉型專業化,專業體系我們叫物聯網,可能在傳統產業里,你跟他講物聯網就暈掉了,他會覺得互聯網還沒了解,又跟我講物聯網,我們就把物聯網真正實施的商業狀態把它叫做產業互聯網。

來源: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60623/km758d8w2p7qk.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迺!! 的頭像
阿迺!!

新百王證券-迺漢的BLOG (證券/期貨)

阿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